党史学习教育“红色秦淮”专栏 秦淮红色印记⑪——中央社会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11-24浏览次数:

  原标题:党史学习教育“红色秦淮”专栏 秦淮红色印记⑪——中央社会部上海情报站南京情报组遗址

  中央社会部上海情报站南京情报组遗址位于南京市太平路小火瓦巷长治里1号,现为南京市秦淮区太平南路小火瓦巷79号。

  汉奸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了伪国民政府和伪中央委员会。原属伪中华维新政府的伪中华联合通讯社改为伪中央电讯社,换了一些上层负责人,下面班底依旧。 这年春天,上级党组织派到南京建立中共上海情报系统南京情报工作组。以“世传中医”为掩护,在南京城南小火瓦巷长治里1号(现小火瓦巷79号)租下小巧幽雅的宅院,挂牌开业行医。随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妻子、中共秘密党员张鸣先。夫妇和张明达组成党支部,张明达改由直接领导。

  南京情报组成立后,工作顺利展开。当时南京情报组的成员,除早先来到南京的中共秘密党员西里龙夫(日本籍)、陈一峰,还有担任伪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私人秘书的中共秘密党员汪锦元,以及张鸣先、张明达等,共8人,是负责人。

  整个工作组人虽不多,但由于西里龙夫、陈一峰、汪锦元等人在日伪政权中担任要职。靠着这些打入敌伪核心部门的同志,以及小组同志的密切配合,这个精干的战斗小组源源不断地将所获得的大量政治、军事情报送往上海,再转发延安和新四军军部。张鸣先承担密写情报工作,张明达负责秘密交通。

  德国法西斯侵略军从西线突然闪电式大举进攻苏联,侵占了苏联大片国土,妄图致苏联于死地。日本侵略者也跃跃欲试,紧急备战,妄图趁机从东线占领苏联远东地区。此时,苏联奋起卫国战争并紧急备战东线月,苏联面临着被德、日法西斯军队东西夹击的危急局势。这时,延安曾两次来电询问:“日本北进、南进的动向如何?”“北进”,正是指日本对苏联东线月,西里龙夫、汪锦元等人获悉日本军队已经暂停对苏联作战准备工作,立刻将这一可靠情报送往上海,转报延安。

  这一战略情报,使得当时国际反法西斯阵营主力苏联的首脑部门,准确把握战局,抽调东线大批兵力,支援西线的保卫和反攻。

  1941年l0月,共产国际和苏联派驻日本的佐尔格间谍小组被东京警视厅破获,日本近卫内阁临时顾问、日本革命志士尾崎秀实也被捕。这就是日本当局所谓的“共产国际谍报集团案”。

  佐尔格、尾崎秀实事件的爆发,使当时日本法西斯统治集团内部惊恐万状,一片混乱,第三届近卫内阁因此倒台。尾崎秀实与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西里龙夫是密友,三十年代初期即同在上海东亚同文书院读书和活动。

  1942年6月,上海、南京的日本宪警根据东京提供的线索,逮捕了一直与尾崎秀实关系密切的中西功、西里龙夫等革命志士,由此导致中共上海情报系统南京情报组的暴露。

  1945年4月下旬,中共南京情报组成员汪锦元(左一)、陈一峰(左三)从日军监狱获释前与探望他们的南京情报组负责人(左二)合影

  佐尔格、尾崎秀实被东京地区法院判处死刑,为崇高的事业献出宝贵的生命;中西功、西里龙夫在狱中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于日本即将投降时被判死刑,未及执行,幸免于难,被盟军解救出狱后继续从事革命活动;、陈一峰、汪锦元受尽折磨,不屈不挠,被判处无期徒刑,于1945年日军与新四军秘密谈判时获释,后各自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西里龙夫,日本熊本县人,读书期间,经过中国人的启蒙教育,树立起的理想,后被吸收为中国党员。

  1941年11月,西里龙夫等人侦察到:日本在伪满洲国、华北的军队正往南方调动,驻旅顺等港口的日本军舰大批驶回日本。他们分析,日本海军可能在近期袭击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南京情报组将战略情报经由上海传到延安。12月7日清晨,驻夏威夷群岛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遭到日本海军航空兵的突袭,太平洋战争爆发。

  1942年6月,西里龙夫在日本遭东京警视厅特高科逮捕。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被释放。此后一直在日本从事革命活动。

  党史学习教育“红色秦淮”专栏 反搬迁与护厂护校斗争(1947-1949)

  党史学习教育“红色秦淮”专栏 秦淮红色印记⑦——民国南京第一贫儿教养院旧址

  党史学习教育“红色秦淮”专栏 秦淮红色印记⑧——江苏省立南京中学第一院遗址

  党史学习教育“红色秦淮”专栏 秦淮红色印记⑨——原首都宪兵司令部监狱旧址